快三必中-首页

                                                                  来源:快三必中-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30 06:46:35

                                                                  换个角度看,或许大家对房产中介的认识会有所不同——房产中介,换个专业性的词汇表述,就是“房地产经纪人”。“经纪人”这类职业,还包括证券经纪人、基金经纪人等。在非专业群体眼里,他们更容易被理解为基金经理、理财经理这样的角色。基金经理、理财经理有着较高的从业门槛,需要获取相应的从业资格,需要拥有相关专业教育背景。但本质上,这些职业同房产经纪人一样,都是从事中介工作,都是以收取佣金为目的,为促成他人交易而居间从事。

                                                                  门槛不高是房产中介的特点之一。哪怕是近两年,整个房产中介从业者中,仍旧有很大比例的低学历从业者。《2018中国房地产经纪人报告》显示,“接近84%的经纪人学历占比在专科及以下,高中学历的经纪人占比约32%”。而在2019年的数据中,大专及以上学历从业者占比达49.6%,说明房产中介里的高学历人群占比正在快速增长。

                                                                  链家经纪人中不乏北京大学毕业生

                                                                  毕业后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收入能够满足个人物质需求、精神需求,那这份工作就不错,与学历、名校无任何关系。房产中介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远超想象的收益,自然就会吸引更多人加入。逐利心态是人之常情。反过来说,那些通过经纪房产而获得高收入的人群,显然有更多过人之处,而拥有更好的教育背景也一定会对工作有所帮助。

                                                                  另一个数据也不容忽视。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在今年2月表示,2020年全国应届高校毕业生874万,同比增加40万,预计今年上半年的就业形势更加严峻。就业形势严峻,应届高校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在市场选择和推动下,一定数量的高学历、名校背景的毕业生进入房产中介领域并不意外。

                                                                  虽然目前房产中介没有太高门槛,也并不强制要求从业人员需获取相关从业资格,但这并不代表名校学历、高学历人群就不会加入这一行业。上述行业的“中介”通常收入不低,实际上房产中介一样有可能达到他们的收入甚至更高。因为房产经纪行业“上不封顶”的收入确实存在,年薪百万常常见诸报端,年薪三四十万也不见得就不如其他行业中介。

                                                                  报告指出,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阵,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落实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支持港澳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

                                                                  大家在得知传统意义上的好大学毕业生从事房产中介后会吃惊,也就不难理解了。刻板印象有着现实环境因素,但当下的观念也确实应该与时俱进了。

                                                                  过去一年,香港出现各种具有颠覆国家及特区政府意味的暴力、恐怖及分离活动,但香港未有足够法例应对。长此下去,若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软肋,“一国两制”将难以行稳致远。因此,新民党支持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完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并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公布在港实施,以维护国家安全,完善“一国两制”。同时,新民党促请特区政府早日落实基本法23条自行立法的宪制任务。

                                                                  事实上,香港已回归祖国23年,作为特别行政区,香港有宪制责任维护国家安全、确保国家领土完整和保障国家的长远发展利益。可是香港迟迟未能履行基本法23条自行立法的责任,确实构成维护国家安全的漏洞。